獻給天國的花仔

這組茉莉花有一個意義,和一個故事。

一個意義是,這是我在2009年夏天第一次練習手動對焦。

而一個故事,是一隻永遠五個月大的小狗,花仔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2009/08/13 Thu.

半夜,練完瑜珈的姐姐帶著一隻小狗回家。

姐姐在巷口的車旁看見他,他的身上有深藍色的背帶,是一隻很可愛的小狗。

誤以為他是鄰居家養的狗狗,跑出來玩,深夜忘了回家。

問過鄰居之後,大家都沒有見過他。 

於是,我們決定收留他一晚,明天為他拍照,或許他的主人正在尋找他。

仔細看看,他除了很瘦之外,確實是很漂亮的狗狗,特別的是,在腰間有個飽滿完整的愛心花紋。

在他狼吞虎嚥的吃完一小塊雞腿肉之後,我們將兔兔的窩窩整理好,給他做暫時的住所。

那天夜裡,我到客廳看了他兩次,擔心他不適應而害怕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2009/08/14 Fri.

一早,姐姐帶著他到外面散步。回來之後,姐姐說,他有點腹瀉,要注意今天的飲食。

於是準備拌了雞肉絲的稀飯給他。

今天的他顯得食慾不佳,很勉強的才將早餐吃完。

後來他嘔吐了,並且吐出了蛔蟲。

這下我們才意識到,狗狗可能不健康。

下午姐姐請了假回家,我們準備將他帶到竹北的一間寵物醫院檢查身體。

在等候看診時,他又嘔吐了,吐出的是透明帶泡沫的液體。

填寫資料時,櫃台小姐問我們他的名字,什麼名字…… ?

他的花色像是花生醬的顏色,於是,就叫他--- 花仔

醫生給花仔檢查,醫生說,花仔最多只有五個月大,因為都還是乳牙。

然後說,沒有發燒,也沒有發現蟲卵。

最後,醫生說,花仔檢查出有犬小病毒CPV

那是什麼? 我們對狗狗的疾病一無所知。那時我們並不知道犬小病毒腸炎是多麼可怕。

醫生說,如果犬小病毒腸炎發作,幼犬的治癒率不高。

醫生說,花仔早上還吃得下食物,所以病毒應該還沒發作。她替花仔注射止吐和止瀉的針,然後開驅蟲藥和腸胃藥。

" 如果是那什麼犬小病毒發作怎麼辦? "

" 最好是給他住院,嗯…… 妳們可以先帶回去照顧。要記得維持他的體力和水份。 "

" 花仔今天早上確實還有吃東西,但如果回去之後,花仔不吃飯不吃藥怎麼辦? "

" 那就用針筒灌給他吃,或者給他吃雞肉罐頭,狗狗會喜歡吃的。 "

我和姐姐就抱著花仔到隔壁的寵物生活館,買了幼犬飼料和一些雞肉罐頭。

回到家後,花仔開始不吃不喝,我們只好用針筒給他吃藥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…… 後來我們才明白,醫生沒有建議讓花仔住院,或許是她知道花仔是前一晚才撿到的流浪狗。

她並不認為我們會願意花昂貴的住院費用,來治療幾乎救不回來的小狗。

畢竟,有太多人在這情況下,會選擇丟棄,讓流浪狗再次成為流浪狗。

而她的細心體貼,唉,卻錯失了花仔就醫的最佳時機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2009/08/15 Sat.

清晨,我摘了新鮮的茉莉花要給兔兔當點心。

我帶著相機和茉莉花到了客廳,花仔就在兔兔的窩窩裡休息。

花仔還很虛弱,所以我沒有替他拍照,我想等他康復時再拍下他健康的照片。

於是我拍起了茶几上的茉莉花。

而花仔就靜靜的在一旁看我拍照。

今天的花仔依然沒有進食。

喝過水後即嘔吐,吐出的液體為黃色。

有排尿及排便,但是嚴重的下痢。

到了晚上,花仔依然沒有起色。

姐姐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於是抱著花仔到竹東附近的醫院打點滴、抗生素及血清。

附近醫院的醫生說,花仔是犬小病毒腸炎,要救回來的機率很低,治癒後也可能會有終生的後遺症。

醫生說他會盡力,但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。 

回到家後,花仔比早上看來還自在些,但也出現了血痢。

這晚,我們決定要收養花仔,無論他的身體能不能完全康復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2009/08/16 Sun.

早上,花仔仍然血痢。

再帶他到附近醫院打點滴、血清、抗生素和營養針。

這是醫生特地為花仔做的,原本星期天沒有看診。

花仔的精神漸有起色,已經沒有嘔吐。

醫生也開心的告訴我們,花仔進步很多,並約好明天再去打點滴。

花仔回到家之後明顯的精神很多,他已經可以自行走動,並且也在家門口散步了一會。

看見花仔這樣,我們都好開心,也稍微鬆了一口氣,回房間休息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突然,老爹來叫醒我們,說花仔不行了。

花仔像是失去力氣,頭重重的摔了下去。我們不停的叫他,他卻連抬起頭的力氣都沒了。

我抱著花仔,和姐姐、姐夫送他回附近的醫院。

可是醫生已經不在了……

醫院的人說,今天本來就沒有看診,告訴我們,附近有一間周末有看診的醫院,叫我們送去那裡。

在我懷裡的花仔開始痛苦掙扎,並且咬緊了牙,口吐白沫。

送達另一間醫院,我們問那裡的醫生怎麼辦?

醫生看了看花仔,搖了搖頭,他說,這是無意識的掙扎,已經沒有辦法了。

我們唯一能為花仔做的,就是減輕他的痛苦,給他安樂死。

看著手術台上抽蓄掙扎的花仔,我們哭著同意了。

當藥劑注射到花仔體內的那一秒,花仔立即回復平靜。

12:50 花仔離開了。

最後,我們委託寵物殯葬業者,將花仔的遺體火化。

並且將花仔唯一的所有物,花仔前主人給他的: 藍色背帶,一起附上。

我們寧願相信花仔是自己走丟,而不是因為感染犬小病毒而被遺棄。 

我們能做的,只有這些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花仔,對不起,我沒有為你拍照,所以,茉莉花獻給你。

謝謝你將此生的最後三天,讓我們陪伴著你。

願你有個綺麗的來世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花仔給我們留下的不只是短短三天的回憶,而是改變了我們的想法、習慣,以及行為。

我幾乎沒有聽過花仔發出任何聲音,而心中卻被他如此憾動。

他讓我意識到生命的強韌,以及脆弱。

和任何生命都有爭取活著的權利。

 

花仔影響我們家最明顯的,是讓我們重新養狗,我們家有將近二十年沒有出現過狗狗。

花仔短暫的出現及迅速的離開,讓我們意識到,兔兔很孤單。

於是,我們為布子(兔兔)找了同伴--- 小柚子。

後來布子往生,我們將布子送去和花仔同一個寵物天堂,有花仔的陪伴。

在農曆過年前,我們又撿了一隻腳底受傷的狗狗 橘子。

這次我們知道要第一時間帶橘子去做身體檢查。

幸好橘子非常健康,只是營養不良和皮外傷。

後來姐姐替橘子找到新家,一個有同伴、有草皮、有熱愛狗狗的年輕夫妻的新家。

 

這一切,都是花仔教我們的。

獻給天國的花仔

全站熱搜

潘.朵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