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突然想通了一個道理。

前男友在劈腿分手後的兩年特地打電話來,為他當年的背叛來道歉。他有道歉的想法是因為他得了淋巴癌。

他道歉是想要彌補今生所造的孽。

或許他也不希望我變成"冤親債主"。

冤親債主是今世、前生、累世犯下錯誤時所產生的。欠什麼就得還什麼,才可以化解,否則怨念會一直跟著欠債的人輪迴,直到償還為止。

2005-01-03_03-淺草寺_02.jpg

我也仔細想想,自己曾經在感情上辜負過什麼人。

Takanori,那個日本的傻小子。和他不聯絡已經有五年。

記得第一次在日本居住的那幾天,他的家人熱情款待我,帶我在東京周圍遊歷,也帶我品嚐許多高級的日本料理。

2005-01-03_02-壽司店_01.jpg

後來因為我的自卑,我有意無意開始疏遠他。他總是明說了我很落後,以及我的家庭很貧窮粗俗。我知道他沒有惡意,然而少一根筋的他總是沒有發覺他的言語已經傷害到我了。

2004-12-30_六本木_01.jpg

在一次加班,徹夜的大雨我被困在公司,回家的路已被大水淹沒,當晚我決定在辦公室過夜,一個人。

他一樣打了電話給我,在聽了我的決定之後,他卻質疑,真的只有一個人嗎? 沒有其他男人嗎?

這樣我們大吵了一架,分手是結論。

2004-12-31_Kitty Land_02.jpg

接下來的幾天我忙著公司的事,無暇理會他。其實相處一年多我們時常會吵架,也不只說過一次分手,然而每次我都心軟,不忍心他的苦苦哀求,所以吵架沒有兩天就會原諒他。

這次正好公司的事情太多了,幾天過去了,我才空閒下來思考和他吵架的事情。而這時他的態度已經由哀兵變成了恐怖情人。

他開始不斷的打電話,我的手機,公司的電話,家中的電話,他能想到的都打。他請求其他的人幫助他,而對我則是用威脅。

2004-12-31_Kitty Land_05.jpg

他用極端的方式讓我回頭,要我嫁給他,不然他要自殺。並且我也收到了他頭上纏著紗布的恐怖照片。所幸當時他在日本,我在台灣,距離讓他做不了更嚴重的威脅。

我已經沒有辦法去考慮要不要原諒這個人,他已經變成了我不認識的人,從未見過這麼可怕的他。

2005-01-01_Yokohama_12.jpg

最後在友人的協助之下,直接和他日本的家人溝通。然後我也換了工作,換了手機號碼,MSN帳號也不使用,這才斷了他的騷擾。

現在想起這一段往事,其實我應該處理得更好才是。當年他只是個22歲的小男生,面對失戀難免會失控,我不應該那麼殘忍,應該可以用更和善的方式來結束。

2004-12-31_Kitty Land_03.jpg

不知道他現在好嗎,一時好奇,我在網路上搜尋了他。謝天謝地,Facebook有他。

看了他的網頁,這幾年他過得還好,也去了一些地方。

我不打算跟他聯繫,只要知道他平安的生活著,這樣就夠了。

全站熱搜

潘.朵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