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要將自己關在鐵窗裡?

IMGP4350.JPG

又到了不定期的無病呻吟時間。

內容不適合身心靈皆健康的人觀賞,閱讀後感到枯燥乏味噁心想吐屬於正常現象,大笑三聲即可舒緩。

 

很多事情都是連鎖反應。

起因是來自於電影<暮光之城> Twilight 的女演員 達科塔芬妮 (Dakota Fanning)。她年輕貌美,讓我忍不住在維基百科查詢她。

原來她就是 <世界大戰> War of The Worlds 裡的小女孩。

接著我看了一部算是她成名作的電影< I am Sam>,與西恩潘 (Sean Penn) 飾演父女。

我注意到片中的女配角--- 安妮,是Sam的鄰居,有28年未曾踏出家門。

 

好奇之下,我查詢為什麼害怕出門?

也因為我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也不願意出門。

查詢的結果,浮出了鮮少討論的三個字--- 憂鬱症

 

記得第一年工作遇到瓶頸時,發現自己只要一到公司就昏昏欲睡,看報告時總是心不在焉,注意力無法集中。

但只要一踏出公司,就什麼毛病都沒有。

當時和前輩談了這個狀況,前輩告訴我,應該是工作壓力造成的輕微憂鬱症。

我問前輩,是否該去看醫生?

前輩說千萬不要,說這樣會留下病歷記錄,將來購買保險、或者有關法律官司需要作證時,都可能因為有精神疾病的記錄而遭到質疑。

況且我只是很輕微的憂鬱,前輩們願意陪我一起度過。

 

念大學時,班上一位成績優異、很有人緣的男同學,突然有一天都不來上課,他把自己關在租屋的房間裡。

即使是重要的考試,他一樣缺席。

和他比較親近的同學說,他得了憂鬱症。

原因很多,他的年齡比一般同學大了6歲,當我們還在玩樂時,他考慮更多的未來。

而發病的導火線是,當年和他一起唸書、陪他度過被二一退學的低潮、等待他當兵回來、陪他重考,長期支持鼓勵他的女友變心了。

 

我和這位男同學並不熟,因為在大學我的成績並不好,也不是系上活躍的份子,甚至不常出現在課堂上。

其實我一直都很關心周遭的人事物,雖然大多時候都是一臉不在意。

那時,我私底下去找了他的直屬導師。

當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直屬導師,只是不一定每個導師都會照顧導生。

我告訴他的導師這件事情,他的導師若有所思的,回答了我一句: " 好,我知道了。 ",然後就叫我回去唸書。

接下來的日子,我看見了這位導師的用心。

他要求男同學到他的實驗室去,除了課業上的叮嚀外,每天也要求同實驗室的學長姐帶著男同學環校慢跑。

在藥物控制、師長同學關懷、規律作息和運動之下,男同學的憂鬱症漸漸康復。

雖然他因為發病時期缺課缺考太多,成了我的學弟,但最終他還是恢復到最初的開朗健康,以及也是成績優異的學生。

 

最近一次我懷疑自己有病,是在看了電影 巧克力情緣 ( Mary and Max ) 的某篇評論後。

有人說這是一部無聊透頂的電影,要很忍耐才能看完。也有人說,喜歡看的人應該是小孩,或者是一樣有精神疾病的人

而我是重複看了三遍。

一次是輕描淡寫的看過,一次是關掉音箱專心看畫面,一次是仔仔細細的聆聽。

Max是個住在美國紐約有自閉症(autism)的中年猶太人,而Mary則是住在澳洲,有個看似完整卻又不完整家庭的醜小鴨女孩。

兩人共同的特點就是沒有朋友。

因為一本電話簿,展開了他們長達22年的書信往來,各式各樣的巧克力也藉由書信穿梭在兩大洲。

 

我覺得自己是Mary,也是Max。

很多時候我是自卑的,很多時候我是不懂得怎麼與人交往的。

而更多更多的時候,我是渴望有朋友的,真正的朋友。

 

這部黏土動畫是深深的打進我的心底。

 

我有多久沒有開懷大笑了?

最近一次的大笑,是在今年五月中旬聽到某人的父親病逝。

這個人曾經是我的朋友。

卻利用友情,聯合家人一同騙取金錢的" 朋友 "。

這個人摧毀了我對"朋友"的信任,造成的傷害遠遠大於金錢的損失。

 

所以聽到這人的父親病逝,我痛快的大笑。

當然我知道這不是真正的快樂。

 

從五月底開始,我被Delete三次。應該說,我被三個網友列入黑名單。

網路的世界就是如此,輕輕敲下Delete,我就消失了。

 

第一個是已經認識快三年的網友,激進的熱血青年。

他為了富士康跳樓事件向我討伐郭台銘先生,說他有多可惡、多殘暴。

我告訴他,我跟郭台銘不熟,我也沒在鴻海上過班,但常駐東莞時大概知道富士康。

在我的認知裡,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廠,相對於大多數台商,還是福利很好的公司,當時的感想是: 我想跳槽到富士康。

而且,找我討公道做什麼? 我能讓死去的人復生嗎?

說完之後,這位激進的熱血青年就把我從好友名單刪除,並且列入黑名單。

我沒有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,或許跳樓的人裡有他的親戚……

 

第二個不知道該怎麼說,就是一整個都不熟,沒說過話也沒見過面,就文章給過幾次回應,但對方卻莫名其妙對我耍脾氣。

實在是太不熟了,沒多餘的文字可以描述。

這讓我想起很多年前,有一陣子半夜總是接到不出聲的電話。

接了幾次之後,我索性將電話放在一旁,讓對方繼續耗電話費。

直到有一次,我很不解的問對方: 你到底找我什麼事? 你不說話,我怎麼知道你到底要幹嘛?

結果對方還真的開口了。

" 我有幾天沒打給妳,妳是不是也開始想我了? "

這個人不但是變態,而且還病到沒藥醫…… 

 

第三個是位多愁善感的文藝青年,專長是畫畫和攝影。

起因是我請教他為什麼有人莫名其妙對我耍脾氣,然後又莫名其妙把我列入黑名單。

他告訴我他曾將女性網友列入黑名單,原因是他暗戀對方,但是對方沒有接受他。

" 對方拒絕你? "

" 不是,她根本不知道,是我覺得自己沒希望了。 "

喔…… 文藝青年果然多愁善感。

結果,過沒幾天,我就被文藝青年列入黑名單了…… =.=

看來文藝青年也是神經病……

 

過了兩個星期之後,收到文藝青年的留言。

要請我幫他申請什麼鬼東西。

他忘了他很無禮的把我列入黑名單。

我當沒看到,就刪掉他的留言。

我不允許別人胡亂耍什麼鬼脾氣,列入黑名單是相當嚴重的一件事,對我來說這和宣告絕交是一樣的。

 

上個周末,姊姊說要帶我一起去曼都剪頭髮,她說要幫我出錢。

" 這不是錢的問題。 " 我很認真的回答姊姊。

最終我還是沒有去。

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剪頭髮,大熱天,及腰的長髮很累贅,髮尾的大波浪總是打結,讓我很傷腦筋。

不願意剪頭髮的原因,只是我還沒想到自己該變成什麼樣子。

 

我有上網做了幾個憂鬱症的檢測。

結果都是建議我快點找醫生諮詢。

可喜的是,有篇文章內容說,絕大多數的精神病患都不承認自己有病。

所以,像我這樣阿莎力說自己有病的,那一定就沒太大問題了。

 

沒有像我這種神經病,這世界就不浪漫了,你說對不對呀。

IMGP4351.JPG

全站熱搜

潘.朵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